纹身的前世今生解密-合肥十山艺术刺青

2018-10-29

  文身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就象生命本
 
  身一样转瞬即逝。随着文身者的逝去,它
 
  也随之消失。洞穴壁画、雕塑、建筑都有
 
  着更为长久的生命跨度,传递着已经消失
 
  的人类文明里的文化。那些在陶制品、树
 
  洞里出现的代表文身的印记,也在无声讲
 
  述着人类漫长的历史。而这些印记提供的
 
  佐证却常常被人忽略或误解,直到人类遗
 
  迹如木乃伊的被发现,或是通过那些历史
 
  学家、探险家如希罗多德、马克·波罗的
 
  文字叙述里,文身艺术的的存在才突然得
 
  到了证实。
 
  文身遭遇的不是张大的嘴巴就是紧皱
 
  的眉头,从好奇、惊讶、赞美、敬畏到惊
 
  愕、厌恶;而文身的人得到的要么是肯定
 
  要么是误解,人们投来害怕或是艳羡的目
 
  光。文身总会带来很多问题,不管面对的
 
  朋友还是敌人,不管对方是有意还是无
 
  意,也不管对方是有教养的、雅量的或是
 
  狭隘、短视的,是持赞成或反对的,这些
 
  问题多半与文身的技法无关,更多指向的
 
  是文身的含义和目的,正是对后者的误解
 
  使文身最重要的方面往往被人曲解或干脆
 
  视而不见。不可否认,从那些居住在地球
 
  上偏远角落的远古人类的文身史上,人种
 
  学有了重要的发现,但这只是文身世界里
 
  的一方面。达尔文曾说:“世界上没有哪一
 
  个民族没有过文身这一现象。” 由于文身本
 
  身的复杂性以及它曾经而且正在任何地
 
  方,因为种种不同的原因而存在这一不争
 
  的事实,文身附着的纷繁多彩的文化功能
 
  更让人们为之着迷。
 
  头。其实在有针刺面颊术(一种毛利人用
 
  作面部文身时的技术)的原始文化中,文
 
  身术已经达到了惊人的高度。如爱斯基摩
 
  人,或者更准确说因纽特人,他们用针把
 
  有颜色的线穿到皮肤下,然后精确缝合。
 
  没有人试图在皮肤上面描绘完全写实的图
 
  像,因为纹样受限于那些或断或连或交叉
 
  的线条,正是这些线条组成和谐的画像。
 
  这样,整个身体的表面,胳膊、大腿从膝
 
  盖到腹股沟,甚至面部都覆盖了线条构成
 
  的纹样。
 
  在其他的手法中,皮肤通过一系列初
 
  始的针刺被分成不同区域,这些区域里布
 
  满菱形、圆形和星状的纹样或蜥蜴一类的
 
  图案;另一些少数精细的手法中有线条包
 
  括曲线的娴熟运用。一些种族,如泰国人、
 
  高棉人、缅甸人,用长长的锐利的刀尖刺
 
  穿皮肤。古老的欧洲人用长排的点、螺旋
 
  和其他形状来组成复杂的文身,今天北美
 
  印第安人还在使用这种方法,但是,这种
 
  工艺不用黑色,也不用大面积的暗色。在
 
  东南亚,人们用所谓凿和梳的手法:用一
 
  排针、或是一块块削尖的象牙或骨头,捆
 
  在棍的底部,组成一根象耙子样的东西,
 
  文身时,文身师手举槌棒很快地锤打耙
 
  手,那些尖部就穿过了被助手拉得紧紧的
 
  皮肤,在专业人员的操作下,这一过程完
 
  成很快而且准确。南太平洋的萨摩亚群
 
  岛,文身的线条和黑色区域完美无瑕而且
 
  宽度一致。人们用锉或磨的方法制成尖状
 
  的小工具,精细的线条描画成的图案只有
 
  几毫米,新西兰的毛利人实行文身制时就
 
  用这种方法纹面部。
 
  另一种复杂的技法是日本式文身。文
 
  身师用一排捆在一起的带针的不同棍子来
 
  制造独特的图案。纹小的细节,他们只要
 
  三根针,细或粗的线条,就要多的针,而
 
  彩色或黑色的区域就需要更多的针了。在
 
  被称为“bokashi”的工艺中,二十七根针
 
  能创作出这世上最美丽的灰色的暗部,从
 
  黑色到无色之间的过渡非常柔和流畅。不
 
  过,由于电动文身工具的出现,现在的日
 
  本只有经验丰富的文身艺术家和囚犯还在
 
  使用这种手工技法。
 
  从 1891 年塞缪尔·瑞力第一个申请
 
  专利至今,电动文身工具广为流行,附件
 
  也在不断翻新,不过,一百多年来,它基
 
  于电磁体和弹簧的动力原理却没有改变。
 
  除了利用垂直运动做敲击的装置,也有轮
 
  转工具,后者有与电动机相连的飞轮,借
 
  助一根轴,旋转运动可以转换成垂直运
 
  动。这种电磁装置确实出众,文身爱好者
 
  和囚犯们利用这种旋转原理自制文身工
 
  具,对他们来说,一台录音机、一个电动
 
  剃须刀或一把电动牙刷,都能用来作发动
 
  机,而效果往往惊人的好。在这两种类型
 
  的工具中,针都是被固定在一个支撑物
 
  上,不同的是专业文身师用焊接,业余者
 
  用捆、粘合剂或胶水来固定。针通过一个
 
  管状柄内的通道来运动,而根据针的形
 
  状,柄的底部被磨平或削尖。专业人士用
 
  的支撑物是外科器械用的钢加工而成,与
 
  之相反,业余爱好者则借助于圆珠笔、弹
 
  壳、麦杆或折弯的大汤匙,L型的支架是用
 
  木头、塑料或铝做的,用面团、牙膏、口
 
  香糖、柏油或熔化的塑胶固定,要不就用
 
  铜线或胶带来捆。颜料取自烟灰、烧焦的
 
  坚果、树脂以及尸体、动植物和其他有机
 
  物烧完的灰烬,然后用酒精、水、尿、唾
 
  液、精液、血或植物的汁液混合。
 
  皮肤深处:艺术、性和标志
 
  谈了这么多文身的方法,但为什么要
 
  文身呢?文身能为每一次事件留下印记—
 
  —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它可以表达欢乐
 
  或痛苦,文身的过程就是宗教仪式或庆典
 
  的一部分,咒语、歌舞与它相伴。月相的
 
  盈亏可以决定文身的时间。一些人因为某
 
  种幻象、禁忌、咒语或指令而文身。文身
 
  的决定可能是自愿、冷静或深思熟虑的,
 
  但也有被迫或一时冲动的。有时,文身可
 
  能有传统的宗教背景,有时又会是性欲、
 
  施虐、扭曲或是迷信的结果。文身动机的
 
  广泛性让人难以置信,而大多就象克里斯
 
  多夫·斯科特在他那本有趣的有关文身的
 
  书中所写的一样:“皮肤深处:艺术、性和
 
  标志。”
 
  斯科特提到的第一种类型的文身意指
 
  狩猎中猎人用文身来伪装,也可能那是从
 
  人体绘画发展而来。不过,对此我却难以
 
  1770年新西兰毛利人的文身设计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美国马戏团女演员
 
  1870年阿尔巴尼亚的康斯坦丁王子[新视觉]
 
  文 化
 
  举出具体的例子来。而被记录下来的是描
 
  绘狩猎战利品和一次成功狩猎的文身。食
 
  人族或是猎取人头的蛮人也在文身的图像
 
  中出现,如有被斩首的敌人的头颅。在婆
 
  罗洲的原住民中,有表现被俘获的孩子的
 
  符号:一幅胸部文身里作者骄傲地展示了
 
  俘获和奴驭战利品的形象。另一种类型的
 
  文身是出于宗教信仰:人们想在死后升入
 
  天堂,就通过文身来表明对神的膜拜。在
 
  那加兰邦女人的心中,文身用来证明这个
 
  女人已婚,而且可以在天堂里等候她的丈
 
  夫。在这里,文身的功能就象一本护照,或
 
  是一张通往神圣天国里的门票,有时甚至
 
  连尸体也要被文身。
 
  在印度和西藏,文身帮助人们度过一
 
  争奇斗艳文身术
 
  在文身史上,把颜料植入皮肤底下这
 
  一技术并没经历过什么重大变化,然而,
 
  基于不同发展阶段和不同水平的创造性,
 
  文身的品质却有很大不同。这一方面源于
 
  审美,另一方面还有工艺的求精:文身应
 
  该用纤细、均匀的黑色线条精细描画;颜
 
  料用量要适当,渗透要恰到好处,不能太
 
  深,不能留疤,不能伤及皮肤、血管或骨
 
  文身,爱者追捧,奉为身体的
 
  圣经,恨者不屑,讥为异类的癫
 
  狂。爱恨由他,文身存在着。从印
 
  证着远古文明的古埃及人的陶制
 
  品,到费城文身艺术节上在音乐
 
  中欢舞的文身秀;从部落里奉文
 
  身为严格等级标志的谦卑族人,
 
  到把文身引为个性标签肆意挥洒
 
  的时尚青年,文身从来就没有从
 
  人们的视野里消失过。我们编发
 
  这篇文章,只为撩起文身的面纱,
 
  探寻文身的历史和现在,人类学
 
  家在它身上可以触摸到文明变迁,
 
  我们也许看到的也不仅仅是文身
 
  本身。
 
  生中的重要时期,如青春期、生育期,也
 
  帮助人们征服病痛和忧伤,而后者往往是
 
  人们接受文身最经常的动机。人们借助生
 
  理的痛苦来代替精神的痛苦,甚至不惜灼
 
  烧伤口,残肢。
 
  在西方,“纪念逝者”的文身也很常
 
  见。对亲人、爱人和所尊敬的人的记忆通
 
  过文身而留存下来:十字架、玫瑰、旗帜
 
  和死者的名字一起在文身中出现;或者,
 
  选择另一种方式:一幅写实的肖像或是带
 
  有死者头像的墓碑形象。在夏威夷,人们
 
  用一种特别的服丧文身来表达对死者的悲
 
  痛,这种文身是在舌头上的一排圆点和破
 
  折号——没有一种文身是不痛的。这些行
 
  为意味着人们试图与悲伤谈和,生者不能
 
  总沉溺于失去亲人的哀伤中。
 
  在青春期、生育期或者甚至在中年危
 
  机时,文身扮演了全然不同的角色。青少
 
  年迈入成人世界的第一步,就是选择那些
 
  象征着勇气、自立和探险精神的文身。他
 
  们加入自己仰慕的团体或文化群落,并同
 
  意把这个群体认可的统一标识刻在他们的
 
  皮肤上。而那些饱受中年危机折磨的成年
 
  人,为年轻时的鲁莽苦恼,用文身来证明
 
  他们的独立、反抗和个性。在西方,孕期
 
  时文身并不多见,因为很少有怀孕的妇女
 
  愿意在这个时候去冒可能受感染的风险。
 
  然而,原始文化中人们却期望通过文身来
 
  影响孩子的性别,或是保佑孩子的健康以
 
  及免遭魔鬼的蛊惑。
 
  文身还被人们用来作为性的装饰符
 
  号,人们认为文身能让身体更性感,更能
 
  引起别人的回应,或者说那些文身图案仿
 
  佛在要求人们更温柔和敏感。于是,那些由不同文字和图像组成的文身往往也在传
 
  递着文身者的性偏好。
 
  另一种类型的文身(也是最为大家熟
 
  知的)是那种作为某种入会仪式之一的文
 
  身,这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可见到。它象
 
  征着生命中某一阶段的开始或过渡,从男
 
  孩到男人,从女孩到女人,从女人到母亲
 
  以及人一生中的其他重要阶段,不管这种
 
  阶段的划分是宗教层面上或其他意义上
 
  的。在对祖先和神灵的尊敬和颂扬中,文
 
  身还帮助人获得某种传统的美德。这个时
 
  候,文身多是由那些代表民族和部落文化
 
  的图案组成,文身者相信这些图案对自己
 
  有益并引以自豪,他们帮助提高文身者的
 
  社会地位,告诫他们遵循美德,提醒他们
 
  不忘祖先并要负起在部落中的使命。
 
  有一些文身被人们看作是护身符,使
 
  身体免于疾病、意外和灾难,还给人们带
 
  来力量和生殖力。对被神化的文身的迷恋
 
  又催生了所谓的“防弹文身”,人们相信这
 
  种文身可以抵抗致命的子弹的袭击。正是
 
  这种文身使克伦人(缅甸的少数民族)成
 
  了不畏死亡的勇士,进行了抗击缅甸政府
 
  军的漫长而英勇的独立战争。同样的文身
 
  在泰国和高棉人的军队中也出现过。文身
 
  还作为一种接种疫苗的方式和其他医疗用
 
  途得到重视。从埃及到南非,都能见得到
 
  这种医用文身,它们用来对抗眼病、头痛
 
  和其他类似的病。苏丹年轻的努比亚女孩
 
  身上的精美文身不仅是装饰,也是一种传
 
  统的种痘形式。在她们看来,文身带来的
 
  小刺伤可以加强免疫系统,
 
  降低怀孕和分娩时受感染的
 
  可能。美国的海员和水兵在
 
  双脚上分别纹上公鸡和猪就
 
  是为了防溺水。而在后背上
 
  文上耶稣像是为了免遭鞭打,
 
  因为不管多么粗暴的雇主,
 
  也不敢把鞭子抽在耶稣的脸
 
  上。
 
  面对所处的环境和潜藏
 
  在这环境中的危险,人们总
 
  能找到无数对抗邪恶和减轻
 
  个体在世俗生活中的痛苦:
 
  在死前减轻死之残忍,死后
 
  助人从尘世升入天堂,从世
 
  俗走向极乐世界。而生者,将
 
  会得到那些逝者魂灵的保护。
 
  文身是一种非口头的交
 
  流方式,它快速地传递着信
 
  息。在所谓的原始社会是这
 
  样,在我们自以为的文明世
 
  界也如此。不过,在西方,文
 
  身作为一种亚文化群体的成
 
  员标识比作为某一种族的成
 
  员标识更有影响。纷繁芜杂
 
  的文身令人眼花缭乱,但是,
 
  我们却能迅速识别这些标识
 
  所代表的亚文化群体,象朋
 
  克、光头党或是摇滚歌手。马戏团的演员
 
  们过去常利用文身来挣钱,现在几乎已绝
 
  迹。还是有少数例外,象Jim Rose马戏团
 
  的一个绰号叫“迷”的演员,他从头顶到
 
  脚趾都文着让人困惑的图案。另一个利用
 
  文身挣钱的例子比较特殊,有人打赌如果
 
  谁敢在脸上文上一幅眼镜就可以得到一笔
 
  钱。1975年我在阿姆斯特丹见到了赢得这
 
  个赌注的比利时人。他做这一傻事留下的
 
  文身已经被一狱医清除,但在皮肤上留下
 
  的象是用凿子凿出来的点痕还是看得见。
 
  不管文身者出于什么样的动机选择以
 
  身体为载体,在疼痛中落下这些或张扬或
 
  隐晦的文身印记,不管这些印记被赋予怎
 
  样纷繁的种族、宗教、等级、性或时尚的
 
  标签,文身作为一种曾伴随世界不同民族
 
  走过悠长历程的文化现象,它带给我们的
 
  也许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在线咨询
联系电话

13365691755